沨五

EC/crewt/盾冬/WonderSteve/all蛛
不逆不拆拒绝ky

无题(土元素)

  英勇无畏的冒险家行走在无垠的沙漠中,帽檐遮挡住狠毒的阳光,手持一根蛟龙形状而有藤蔓缠绕的枯木,龙头紧咬的水壶里早已没了一滴甘水,他步履艰难,却不曾放弃,尽管双腿抖动不止。
  吃人的沙漠早已将他走过的痕迹卷席干净,他失了方向却不露一丝慌张,脑海中修女弹下第一个音符,圣歌仿佛在耳边奏起,神父开始吟诵圣经里的诗歌,他忽然觉得自己置身于他们之中,与唱诗班一起高歌真主的伟大同时祈求着庇护。
  “你们要进窄门,因为引到灭亡,那门是宽的,路是大的,进去的人也多;引到永生,那门是窄的,路是小的,找着的人也少。”
  他反复念叨着圣经里的箴言,他的心中充满希望,眼前的沙漠早已凝成一条广阔的道路,他坚信着自己的选择,手中握着将耶稣钉住的十字架的掌心已经渗出了血,顺着枯木落入尘埃之上,遗下一朵朵艳丽的血花。
  几日的奔劳,他的步伐已经沉重不堪,他甚至想脱下厚重的衣物和鞋,但这简直是在找死,眼前终于出现耀眼的翠绿,在炙热骄阳下的绿洲简直叫人不可置信,他只想奔跑,干涸的喉咙终归找到了求命的甘甜,厚实的黄土往前推着他、挤压着他,他从未觉得自己双腿如此有力过,他一头扎进清亮得似美玉一般的湖泊,就像嗷嗷待哺的婴儿,贪婪地不知足地吮吸着大地母亲对他的怜爱馈赠。
  喉咙中的熊熊火焰到底被清甜的雪水浇息,还没来得及装满空空的水壶,他的身下突然出现一个以他为中心的巨型魔法阵,明黄的纹路隐隐泛着强烈的金光,整个阵里印满着诘屈聱牙的符文,他认不得这些字,却又感到分外熟悉。
  「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,末了必站在地上。我这皮肉灭绝之后,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上帝。」
  「他要像一棵树,栽在溪水旁,按时候结果子,叶子也不枯干。凡他所作的,尽都顺利。」
  「那光是真光,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。」
  ……
  黄土包裹了他,升至高空,同时卷起他身边的枯木,他顺从着大地的安排,直至与她融为一体,他右手一挥,攥住褪去腐朽的手杖,龙眼嵌着的金黄琥珀散出耀眼光芒,缠绕的藤条俨然一只蛟龙蛰伏,他缓缓睁开了眼,眼中同样射出神圣的金光,身边的卷土在一霎间便消散殆尽。
  他大张双臂,做出向上托举的姿势,和着他的动作,地表开始剧烈震动,一栋硕大无比的城堡慢慢冒出地面,附带着的尘沙坠落而下,形成厚实的地基,而围绕着湖泊的沙土翻腾而起向两边散开,湖水顺着空渠流淌而去,而他飞入城中,又是巨大的哄响,除了河流,再无其他,一切都悄然无声而又生生不息。

叉男本招人了哇!

现在招写手和画手!
无偿但是有包邮样刊!
ec和狼队的主打!
有兴趣的小天使或dalao们快来哇!
QQ:1311250499

High For This(evek原创同人)

chapter 1略有修改,(春节希望能给大家来顿好的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hapter 2
isak背着书包,一脸沉重地在大门前踌躇着,就因在几分钟前,刚准备踏入的isak随意一瞥便看到了那个眼熟的背影。
“嘿,你怎么不进去呢?”
isak看向声源,原来是Jonas那三人,僵硬地咳了一下。
“nei,在等你们啊。”
magnus笑着跳过来搂住isak的脖子,“那我们走吧!”
“啊?好,好吧。”
既然没办法躲就硬着头皮上好了,我就不信他会做什么,isak如是想着。
而站在门口的even自然是看到isak的,就在isak准备装不认识地路过时,even很自然地挡在前面。
“嗨,isak。”
这突然的动作吓得isak一抖,而身边的三人也是一脸懵。
“isak,这是你朋友?”Jonas小声询问着。
isak是低着头的,微微抬首看了看even,点了点头,“yep,这是我朋友......呃......e……”
“even。”even笑着解了isak的围,看来他并没有介意被isak忘记了名字。
Mahdi看着even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那什么......even,我从未在二年级看过你……”
“我是三年级的。”
接着,除isak的三人一副了解的样子点点头,“既然是isak的朋友,那一起进去吧?”
“非常乐意。”even含笑着看向isak。

High For This(evek原创同人)

改了一些设定,设了一些伏笔,剧情大换血另外,吸毒有害健康(ΦωΦ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hapter 1
  在挪威,派对总是一场接着一场,你可以从中结交好的伙伴也可以沾染一些不好的陋习,交际本来就是个双刃剑,而isak的收获明显是后者。
  又是一个令人兴奋至血管喷张的聚会,而作为大好青年的isak可不愿将时光浪费在舞池热舞,而是躲在厕所里拿出新买的海/洛/因和烈性烟吞云吐雾。
  “砰——”
  isak还在陶醉着,被这突然的声响震得有些发愣,而进来的男生身手很快,看到里面的情况后立马关上了门,吓得isak把烟灰洒在了手上,下意识想把海/洛/因藏起却被男生抢先了一步。
  “还我!”
  isak心急地喊道,要知道吸海/洛/因可是犯法的,即使他再叛逆也不愿叛逆到牢里去,只怪忘记锁门,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。
  “你吸毒?”男生不理睬isak,退了几步拿起那一小袋的海/洛/因,朝isak定定地看去。
  “那……那只是面粉。”isak嘴硬地回道,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句话,可现在谁敢承认谁就是个傻子!
  “面,粉?噗……”男生忍不住笑出声,“你家面粉插根管就往鼻子里塞?”
  “Fuck……” isak理了理自己有些乱掉的头,无奈地站了起来,“说吧,你要怎样才能把它给我。”
  男生笑了,若有所思,“这样吧,玩个游戏,我们做一个月的情侣,期限到了,自然把东西还你。”
  “W…WTF!?”
  “敢不敢玩?”男生挑衅似地挑了挑眉。
  “怎么不敢?”isak双手插入衣兜里,虚张声势地走近男生,“记得你说的话!”
  男生像是什么得逞般地笑了,右手猛地托住isak的下巴,而左手揽过isak的腰,性感而厚实的唇一下子在isak的嘴上亲了一口,又在isak做出反应前便退了回来。
  “我叫even,三年级的,星期一学校见。”

让我再吸一口鲨美(ΦωΦ)就一口(ΦωΦ)
来源扣扣,侵删

国王与野狗

chapter 2

【第一章http://fengwu716.lofter.com/post/1ea8b867_dda7e58 因为是用手机发的,没办法设置超链接,渣文笔请谅解】

  夜店嘈杂的音乐里夹杂着放荡的舞蹈,除了混乱和糜烂倒真没了多的形容词,而Michael独自一人坐在吧台上,灌着辛辣的vodka。
  忽然,对面一桌人发出巨大的声响,似乎是在庆祝什么,Michael不经意地看了一眼,却再也无法挪开视线。
  坐在一群人中间的男人有着如海一般湛蓝深沉的眼,一头深棕色的头发整齐地躺着头上,有些无奈而勾起的嘴角,下巴至两鬓都留着短短的胡渣。
  但除去胡渣不看,这个人简直就是Charles的翻版!
  对面男人心有灵犀般感受到了Michael炽热的视线,朝这边望了过来,与Michael的眼神交织在一起,男人拿起一瓶Whisky,在空中向他示意,随即仰头喝下。
  一些酒溢了出来,流过下巴,浸入白衬衫里,眯着的眼睛似乎有意无意地对着自己瞥来,如此色气的场面看得Michael有些心猿意马。
  他从来是个想要便要得到的渴求者,更何况自Charles……他也好久没干过那事了,既然有这么合适的人选,欲望早已盖过了理智。
  对面已经喝完了一瓶,身边的人一齐欢呼着,而Michael眼里却只有男人一个人,他微笑着,朝男人勾了勾手指,Michael相信自己的魅力不会让男人拒绝,除非男人没有这个性取向。
  那男人果然没有让Michael失望,和周围同伴说了几句,便笑着走了过来。
  “Hello.”

国王与野狗

chapter 1

【黑道AU,OOC是自己粗来的,第一次在lof发文,原谅我的短小╭(°A°`)╮】

  已是初春的季节,微凉的夜下着蒙蒙的细雨,似梦似幻。
  一道血染的红光破天而出,散在了Michael如雕刻般坚毅的脸上。
  “我得罪您了?还让您亲自带人来灭了我们帮……”
  被Michael用刀刺穿心脏的中年男人丝毫不管自己嘴中缓缓流出的血,带有轻蔑意味地问道。
  “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……一年前被你手下掳走的男生……”
  中年男人愣了愣神,似是在回想,忽地眯起了眼。
  “谁知道呢……这手下犯了事难不成老大还要帮忙解……啊!”
  Michael握着刀柄的手有些颤抖,将刀完整没入男人的心脏,甚至上下挑动。
  “Michael Fassbender!The game is not over...”
  男人朝Michael吐了一口淤血,随后便没了气息。
  Michael一把将男人的尸体丢下,用手揩去脸上的鲜血,坐上了原属于男人的位置。
  “King,弟兄们是现在走吗?”
  “走吧……”
  翌日。
  “昨日,经常在D区游走的‘野豹’帮一夜被灭,究竟是……”
  Michael关上了电视,瘫坐在沙发上,揉着太阳穴呼出一口气,似乎不想再动一下。
  “Charles……终于……”我帮你报仇了。

【未完待续】